設計這一行...CAREER雜誌專訪後有感

2013/06/19

今天接受CAREER雜誌專訪,希望我給想進入設計行業的年輕學子一些建議。在訪談過程中,記者數次提到現在很多年輕人羨慕設計師光鮮亮麗的樣貌,想半路出家學設計,都是去補習班尋求速成訓練,針對這點她想請問我,對於設計新手,最重視的是哪些能力。

其實作設計十年,一直在尋覓可以合作的工作夥伴。但我所重視從來不是技術面,而是價值觀與做人做事的態度。技術,不論是手繪能力、電腦軟體的熟練程度等等,這些都是可以訓練的;但是,如果價值觀跟作人做事的態度偏差,要導正回來就非常辛苦了!

由於自己是自學過來的,我對於如何訓練基本設計的能力、對空間、材質、色彩的敏銳度,有一定的把握,但是學生能不能真的學上身,進而內化出自己的架構,這就要看他下多少決心、花多少力氣來學習

態度上,做人做事要對自己負責,事情的要求自然紮實到位,也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與無知,虛心跟師傅學習。而面對業主,必須有所堅持,卻又保持開放彈性的創意發想。不用專業術語或是「專業」的障眼法呼隆搪塞業主的需求與疑惑,也不以「設計」至上的本位主義逃避真實生活所必須面對的各項考驗。

價值觀更是重要。很多事情,只要堅守大原則,雖然一開始辛苦些,但自然越走越通暢;但如果一開始就棄守原則,選擇錯誤的人、錯誤的收費機制甚至錯誤的工作方式,到最後多半案子無法善終,還惹得自己一身腥,形成一種惡性循環,那真是非常的不值...
誠實、守信、負責、清廉、節制與同理心...這些良善的價值絕不會因為時代變遷而失去他的高度,一份志業要走一輩子的深度,絕對是建立在這些價值之上,才可能達到厚積而勃發。

我在台中科技大學室設系畢展開幕演講中提到,勿求速效,只要你夠努力,總有一天會實至名歸!

大家一定要相信,熱情努力地播種,必歡呼收割,而那份果實的甜美愉悅,將直通靈魂。



----


另外,在訪問中,記者也問到我的案源為何。

這麼久以來,我一向只作口碑。

靠著理解我的業主、朋友與廠商,自發性地介紹案子給我。

在剛開始的前幾年,的確案子很少。一年一兩個小案子也不誇張,但對於物質慾望不高的我來說,只是要活著,並不困難。反而趁著空閒好好充實自己,把自己準備好,比胡亂接案更有價值!

但不管接案狀況再苦,我的大原則是:絕不跟親友「討案子」。

裝修一個家,少則四五十萬,多則數百萬。如果沒有彼此尊重、良好信任與真心喜愛,只是因為「不好意思」、「人情壓力」而「半推半就」地拿到案子,我的「潔癖」無法忍受這樣的狀況。

但是我很樂於為我的親友提供專業上的友情協助,不管是購屋前的勘察或者購屋後的空間諮詢,如果可以幫他們選到格局、通風、採光都適宜的房子,或是簡單的口頭建議,稍作調整,好好放傢具就可以很舒適,不用作室內裝修是最理想了!

這樣多好:)

至於在過程中,如果他們感受到我的專業,並且真心喜歡我對空間的想像與設計的堅持,而希望找我設計,那就真是美事一樁。畢竟能為我所瞭解與喜愛的朋友家人,設計他們所需要的居住空間;而我們的關係,又會因為討論空間而更加緊密相連,這種感動真的很幸福!

一路走到現在,邁入第一個十年,倒真的很感謝許多朋友的信任與支持,給我揮灑的機會。希望自己能越來越穩健、也越來越內斂,繼續在建築這條路上活蹦亂跳地大步向前!

 

從物理到建築

原本就讀台大物理

熱愛天文與觀測

大四    面臨畢業後的下一步

自己痛苦地思考了一年  

關於物理、家庭、責任、潛力與自己未來的大方向後

選擇暫時放下熱愛的天文

嘗試發展自己其他潛在的興趣

 

從小就跟著父親跑古蹟、幫忙做模型

雖然那時覺得不過就是曬內衣褲的破房子
(歡迎參考
Pecha Kucha Night Vol.21  Respect to the old

但建築對我而言,自然非常親切

大學畢業後,我就跟父親要求去旁聽他在華梵的大二基本設計課

旁聽如果只是聽,走馬看花,感覺不痛不癢

所以我決定跟著做設計作業

當時覺得自己落後人家一年

得加倍努力

作業要求三十張,我就做六十張

草模要求三個,我就做十幾個

這樣感覺對的起設計周邊的自然環境

也才能把基地跟自己的潛力都釋放出來


在華梵這一年裡   感覺非常紮實

做設計的過程像是自我探索與革命

每做一個新的草模,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要排除自己的習氣、固定偏好、盲點、還有無數的低潮

(因為覺得自己做不出來了)

就像蛻殼一樣

每做完一個設計作業,總覺得自己又新了一點

而華梵大二設計課的老師們也對我很慷慨

都願意讓我一起參與評圖

接受各方的意見與批評


跟完這一年後,決定走上建築這條路

但是我打從心裡不想再回到體制內

體制內有太多太多無謂的內耗

某堂課由不適任的老師教,只因為這堂課在系內帶有權力結構的象徵

某些課修了等於沒修,但是因為校方各種「似是而非」的規定而必須選修

或是系內派系壁壘分明,修課時有所顧忌等等

也厭倦了受成績牽制的學習

兩位數的數字憑什麼判定我的學習有沒有到位?

(矛盾的是,自己多少還是在意這兩位數的數字)


而很幸運的,在華梵結束後,剛好有機會接到一個室內設計的案子

在這真槍實彈的體驗學習中

我發現監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非常實際,硬碰硬,而且學習密度極高

因此,我找到了屬於自己學習建築/空間的方法

一方面去找自己欣賞的老師或需要的課程進行旁聽、跟著做作業

一方面自己接一些案子,從設計(平面、立面、細部、施工圖)到監工

在實踐中學習

 

之後的流浪: 

1.跟著龔書章老師在交大建研所設計課參與半年

2.在東海旁聽龔書章老師的西洋建築史

3.在台科大旁聽魏浩揚老師的構造課兩年

4.在中原旁聽父親的中國建築專題與人文主體課一年

 

建築是個幸福的志業

面對豐富的自然環境

如何在不減損自然之美的前提下

滿足使用需求,人性感受與呈現每個空間特有的本質與感動

自己設計的點滴心血,伴隨著使用者增益的生活情味

建築,就這樣悠悠長長的活著

 

雖然目前只能接觸室內的部分

不過內心的大夢是現代的中國建築

要怎麼走,在拒絕體制的前提下,我也不是很清楚XD

不過我會隨時把握學習的機會

並且把自己準備好

迎接未來各種的可能性

2008 .06 . 07